恶龙蛋糕店

by:林朵

那天晚上,勇者本来在城里最近爆红的蛋糕店外面取号排队。

他最爱这家店的栗子小蛋糕,很快就要排到了。

然而他看到了蛋糕店门口贴着国王与王后签发的公告,重金悬赏一位英雄去到城外山上的恶龙洞窟,解救被绑架的公主。

这所谓的“重金悬赏”其实还不够多买几块小蛋糕呢,但勇者是个刚从勇者学院毕业的热血青年,看到公告脑门一热,脑补了无数前辈杀死恶龙救回公主的英勇事迹,队也不排了小蛋糕也不要了,提了剑就往城外山上赶。

到了恶龙洞窟,勇者屏气凝神,敲了敲门。

门只开了窄窄一个小缝。

门缝里站着一头恶龙,体型庞大,龙鳞闪亮,把住门沿的爪子上还沾满了可疑的暗褐色液体,黏答答地往下滴。

勇者二话不说一脚踢开门,抽剑跟恶龙打了起来。

结果他发现这头恶龙相当好打,没挨两下就倒了,居然还扑在地上软趴趴地哭了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模样既无辜又可怜。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勇者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他在勇者学院的考试里拿到过无数个满分,可是教科书上从来没教过他该怎么应付这种问题。

面对这头哭包龙,他的剑悬在半空,举起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真的好尴尬。


那天晚上,恶龙本来是老老实实宅在自家洞窟里烤小蛋糕。

身为恶龙却喜欢做蛋糕,这个特别的爱好让它从小到大在恶龙学院里吃尽苦头。

它曾满怀期待地将自己最满意的烘焙作品带去学校,想在喷火课上与老师同学们一起分享,大家却大声嘲笑着把蛋糕打翻踩烂,根本没人要吃它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小蛋糕。

唉,它的社交恐惧症或许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后遗症。

始终学不会喷火应该也是。

长大以后,从恶龙学院低分毕业的恶龙,被分到这处地段极其偏僻的龙窟,周围冷清得连只鸟儿都没有,更不用说会有勇者前来挑战了。

虽说打恶龙是勇者的本职工作,但通勤时间太长又没太多回报的工作,大家还是不乐意选的。

对恶龙来说,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没有勇者要打,多出来的时间可以用来烤小蛋糕。

可它依然找不到谁愿意吃自己烤的小蛋糕。

在童话世界里,人们对恶龙的印象就是到处喷火搞破坏的大反派,而这种角色烤的小蛋糕,听起来就像黑女巫熬煮的毒汤药,是绝对碰不得的禁忌之物。

即便这头严重社恐的恶龙跟其他恶龙都不一样,它根本没学会喷火,从不出门掠夺公主和金币,年终业绩总是惨淡到垫底,饱受同行们的冷眼嘲讽,跟所谓的反派角色压根儿沾不上一点关系。

但,谁又会在意?

孤单的恶龙只能宅在龙窟里,默默烤着没人要吃的小蛋糕。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某天早上,有位陌生的公主饿晕在龙窟门口,好心的恶龙救了她,给她吃自己刚烤好的小蛋糕。

得知公主无处可去的窘境后,恶龙居然还罕见地鼓起勇气,表示自己可以收留她,龙窟里那间最好的客房也可以借给她住。

这个提议让公主又惊又喜,连连感慨自己是倒霉透底之后交了好运。

说真的,恶龙自己对这个提议也很惊讶,严重社恐的它为什么却对公主一点儿抵触情绪都没有,甚至还对公主愿意留下来这件事隐约感到有些开心呢?

仅仅是因为童话世界里有恶龙掠夺公主的传统吗?

不,真正的原因不是这个。

而是因为公主吃小蛋糕吃到两眼放光,握着恶龙的小爪爪幸福大叫:“哇,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小蛋糕!”

她是这个世上第一个愿意用心品尝、真心赞美这些小蛋糕的人。

恶龙对此真的很高兴,很感激。


那天晚上,公主本来正提着打包来的小蛋糕,从城里蛋糕店返回郊外山上的恶龙洞窟。

搬进龙窟之前,她一直生活在王宫里,过着轻松优渥的的快活日子,只是长大后的她不肯听从家里安排去跟不喜欢的王子相亲结婚,和父母闹了很大的矛盾。

眼见这矛盾一时半会解决不了,倔脾气的公主决定离家出走。

然而外面的世界并没有想象的好混,剥离了王室身份,隐姓埋名的公主也不过是个缺乏生活经验的年轻姑娘罢了。与此同时,国王夫妇为了逼女儿回家还在不停搞事,搞得这倒霉姑娘颠沛流离处处碰壁,简直快要混不下去。

但即便是最落魄的时候,骄傲的公主也不打算屈服。

既然城里没有她的立足之地,索性去城外龙窟碰碰运气。

反正童话世界里有恶龙掠走公主并免费提供食宿这个传统,能闯进龙窟带走公主的只有王子、骑士或勇者,国王和王后无权干涉。

这就是公主赖在恶龙这儿不走的一部分原因。

另一部分原因,而且是更重要的那部分,是公主惊喜地发现,这头动不动就崩溃大哭还有严重社恐的哭包龙,它烤的小蛋糕实在是太好吃啦!

就冲着这些美味的小蛋糕,她也舍不得走呀。

不过公主并没有真厚脸皮到要赖在这儿白吃白喝,为了报答哭包龙的收留,她替它搞出来一个合伙售卖小蛋糕的商业计划。

“应该没有人想吃恶龙烤的小蛋糕吧?”恶龙埋头伸出小爪爪对手指,怂怂地问道。“而且我也不喜欢离开龙窟去跟人打交道。”

“哎呀没关系,你只需要专心做蛋糕就好,我会帮你把蛋糕拿去城里蛋糕店寄卖,不会有人发现真相的。”公主信心十足地鼓励道,“而且,你这么用心做的小蛋糕,难道不希望能有更多人尝到吗?”

好吧,这句话戳到了恶龙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它答应了公主的提议,让她帮忙山上山下来回奔波,把小蛋糕拿去城里的蛋糕店寄卖。

没想到那家店一下子就火了起来,每天都要大排长队,恶龙因此赚到的金币多到数都数不完。

这让公主有了继续留在这儿蹭吃蹭喝的底气,而恶龙这边既抢到了公主又拥有了金币。

虽然公主是自己跑来的,金币也是靠卖蛋糕赚到的,但这些过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结果满足了恶龙行业的年终考核要求,让它不必再受同行们的鄙夷嘲弄。

总而言之,公主和恶龙都得偿所愿,这样的日子真是美滋滋啊美滋滋。

今天公主进城送了蛋糕,顺便去市集采购了些日常用品,回来路上又经过蛋糕店,看见有份栗子小蛋糕排过号了却没人取,就顺手打包带回去当夜宵。

她知道恶龙今晚上在龙窟里研发一款名为大魔王巧克力爆浆熔岩蛋糕的新品,这款小蛋糕名字很复杂,做起来更复杂,恶龙已经失败好几次了,今晚能不能成功还说不准,公主觉得自己至少该有个已经做好的小蛋糕做保底。

可她一回来就看见有勇者在打恶龙。

公主顿时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手里蛋糕一扔,脱了高跟鞋就加入了战斗。

所以这是一场同时掺和了公主、勇者和恶龙的稀罕混战。

场面一度非常激烈,濒临失控。


假如这个故事没有发生,三人根本没在龙窟门口相遇,那么他们今晚的命运就会大大不同。

勇者会排队买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栗子小蛋糕。

恶龙会研发出最新款的大魔王爆浆熔岩小蛋糕。

公主无论如何都可以得到超级好吃的夜宵小蛋糕。

但是这个故事,又或者说是事故吧,它就是这么好巧不巧地发生了,以至于勇者中断了排队,恶龙弄糊了烤箱,公主还把打包回来的夜宵扔到了地上。

所以最后他们谁都没有吃到小蛋糕。


混战以勇者的落败作为结束。

他在勇者学院学到的教科书式剑法,远不如公主当初在市井街头混时无师自通习得的高跟鞋攻击来的有效。

不走运的勇者被公主拿高跟鞋根敲得满头是包,这导致他的哭声一度比恶龙还要大。

公主讪讪地放下了手里的高跟鞋。

虽然她身为公主,从小到大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可是这种左右一边一个大哭包的场面,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直到两边都哭累了,两人一龙才总算冷静下来,好好沟通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勇者发现自己被国王夫妇发出的假公告骗了,这位公主并没有被什么残暴的恶龙绑走,相反小日子过得还挺美。

公主无奈地摊手:“唉,我爸妈想逼我回家相亲结婚的执念究竟什么时候才肯消停一点?”

恶龙则走回洞窟深处打开烤箱,看到里面烤糊的小蛋糕,想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人肯相信它能做出好吃的小蛋糕,只当它是干尽坏事的大反派,自己还要时不时挨生活一场毫无道理的毒打,不禁有一点点委屈和难过。

它又放声大哭了起来。


勇者对自己因一时冲动害得恶龙烤焦蛋糕感到十分抱歉。

更为自己先前对恶龙心怀偏见感到万分抱歉。

他认为,以恶龙的实力,完全可以开一家真正属于自己的蛋糕店,让世人都知道如此美味的小蛋糕是由恶龙这位天才烘焙大师做出来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好名声都被寄卖的蛋糕店顶了去。

公主却对这个提议不以为然。

她说自己不是没想过这样做,可人们心中的成见不是那么好破除的,没人想吃恶龙做的小蛋糕,冒然暴露烘焙师的真实身份,只会把胆小的顾客们吓跑。

就算有人愿意吃,开店肯定要选人气旺的地方吧?让大宅龙离开人迹罕至的龙窟,下山去人满为患的城里开店,把自己直接暴露在来来往往的顾客面前,这未免也太为难社恐晚期患者了。

公主指着地板上那两道又长又深的爪痕对勇者说:“你看,上次我想趁着天气好,把快要宅发霉的大家伙拖出去晒晒太阳,它当时扑在地上死死抓着地板,嚎得那叫一个惨哦,宁死都不出门,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勇者无语望天。

这问题太难了,超纲了,他答不出来。

与此同时,烘焙技术受到勇者肯定的恶龙又恢复了元气,它擦干净眼泪,收拾好烤箱,重新烤了一炉新鲜的栗子小蛋糕,端出来给打架打饿了的公主和勇者填肚子。

公主毫不客气,拿起小蛋糕大大咧咧地往嘴里塞,倒是勇者有些心虚,自己才刚把烤蛋糕的恶龙痛揍了一顿,怎么好意思就这么开吃呢?

奈何这新出炉的小蛋糕闻起来太香了,勇者没忍住,拿起一个尝了尝。

然后就被感动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新出炉的小蛋糕,比起在店里放了一段时间才开始售卖的小蛋糕,要好吃一百倍一千倍!

天啦,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小蛋糕!

公主一脸嫌弃地盯着勇者被小蛋糕好吃到痛哭流涕的蠢样子,吐槽说如今的勇者风格未免也太浮夸了吧。

而恶龙只是腼腆地笑了笑,心想原来勇者也不全是恶龙学院教科书上写的那么可怕。

他们当中,也有会为了一块小蛋糕好吃到哭的可爱家伙呢。


天亮之后,勇者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龙窟。

想到下山以后就没有新出炉的小蛋糕吃了,多少有点舍不得。

还好城里有寄卖恶龙小蛋糕的蛋糕店,虽然没有新鲜出炉的那么完美,但能有的吃也不错了。

想着未来一周自己每天都可以买不同口味的小蛋糕做早餐,勇者就觉得连冷天早起这件苦差事都有了盼头,脚下的步子也是越发轻快。

然后他在城里蛋糕店的门口停了下来。

对,就是恶龙和公主寄卖小蛋糕的那家店。

但和昨晚大排长龙的热闹景象不同,勇者看到这家店的大门刚被贴了封条。

蛋糕店旁边的告示栏上还贴着国王夫妇新签发的公告,说经过查证,这家蛋糕店出售来路不明的可疑小蛋糕,有可能危害健康,希望大家不要再受骗上当。

勇者懵逼了一小会儿。

随即他撕了公告,转身往山上龙窟跑。


刚踏进龙窟大门,勇者就看见恶龙再度化身为大哭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无穷无尽的眼泪淌得满地板都在打滑。

看这样子,它已经知道了城里蛋糕店被封的消息。

公主正拿着拖把弓腰拖地,表情那叫一个生无可恋丧气满满。

她没想到自家父母居然过分到这种地步,为了断掉女儿财路,不惜突破底线违反原则,乱找借口把跟他们合作的蛋糕店给封掉。

鉴于王国的每一寸土地都受国王夫妇管辖,之后想要再找合作者可就难了。

这意味着好不容易做成的小蛋糕生意又要断掉,赚不到金币先不说,恶龙精心烤好的小蛋糕也将重回无人问津的悲惨境地。

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简直不能更糟了。

向来坚强的公主心里也堵得慌,看着恶龙哭得那么惨,眼眶也不禁跟着红了。

勇者差点儿就要被迫体验一把昨晚公主的感受。

左右一边一个大哭包,呜啦啦哭得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过这种悲情时刻并没有发生,赶在公主真哭出来之前,勇者强行打断了事情发展的进程。

他弱弱地举手说:“其实……你们还可以就在这里开店卖小蛋糕。”

公主瞪圆了眼睛。

对啊!她之前怎么没想到,虽说王国的每一寸土地都受她爹妈管辖,但龙窟所在的地界除外啊!按照童话世界的规矩,在龙窟这儿,恶龙想干嘛就干嘛,国王夫妇完全管不着。

否则童话世界里面那么多恶龙掳走公主的故事还怎么发生呀。

公主拍案而起:“我们要开店!就在这儿开!现在就开!赶紧的!”

又是勇者弱弱地举手提问:“可是谁愿意翻山越岭来这么偏远的龙窟买蛋糕呢?你昨晚也说了开店要选人气旺的地方,这里偏到连其他勇者都懒得来,我上山的时候想了一路,都没想到该怎么解决这里的人气问题。”

“所以我们才要加大宣传力度吸引人气啊!多亏你昨晚头脑发热来这儿一趟,让我对解决人气问题有了新思路!假如一开始没人想来买蛋糕,我们可以先借别的名头把人引来嘛。”

公主走到勇者面前,拽走对方还握在手里的公告。

不是那张查封城里蛋糕店的新公告,而是粘在后面被勇者顺手一道撕下来的旧公告。

嗯,就是最早那张由国王夫妇亲自签发,重金悬赏一位英雄去到城外山上的恶龙洞窟,解救被绑架公主的公告。

“你看你看。”公主兴高采烈地朝勇者挥舞着公告,狡黠地眨了眨眼。

“连宣传材料都是现成的,不用白不用啦。”


眼下开店的场地搞定,吸引人气的办法也有了眉目,连蛋糕店的新合伙人都招募到了。

虽说勇者对自己被公主强行升级为蛋糕店新合伙人这件事心存疑虑,但他瞥见公主换了双高跟鞋,比昨晚打架时的用的那双鞋跟更高更尖,便将疑虑的话默默咽了下去。

万事俱备,只等着恶龙本人表态了。

发现公主和勇者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看,恶龙紧张得不断退后,退到角落越缩越小,直到抱住自己变成一个可怜巴巴的大团子:“我我我……我不行的……”

它并不是一头很有野心的恶龙,过去对开店这种事只是做做美梦,从来没想过还会有真正实现的那一天,事到临头,它感到既胆怯又茫然。

它也不是一头很有自信的恶龙,自卑是它从小到大甩不掉的影子,让它习惯了躲在龙窟深处,不敢走到阳光下。

面对未知的改变,恶龙害怕到全身都在发抖:“我和我的小蛋糕,都是见不得人的坏东西。”

这个问题公主还没来得及说话,勇者抢答了。

他捧着一块小蛋糕走到恶龙身边,目光坚定:“不,不要说这种话,小蛋糕那么好吃,它们听了会难过的。我可以赌上身为勇者的荣誉保证,你和你的小蛋糕一样,都会给很多人带来快乐,值得这个世界认认真真去欣赏和喜欢的。”

公主连忙跟着大力点头。

这个场景,让恶龙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那时候的它还是一头成天只会吹鼻涕泡泡的小龙仔,无意间捡到一本陈旧的烘焙食谱,里面记录了许多甜点的制作方法,还画着可爱的插画,以及一些食谱作者写给自己加油鼓劲的话。

食谱最后一页,是名为大魔王巧克力爆浆熔岩蛋糕的做法。

作者在页面底部写了这样一段话:“虽然身边的人都笑话我做甜点这件事,但我不会怕,做蛋糕的时候不能露脸没关系,永远不能公开自己甜点师的身份也没关系,因为我相信这些甜点给很多人带去过快乐,让新婚夫妇感到爱意,让失望的人得到安慰,那这一切就都值得。”

署名是“啵啵这回不想再把小蛋糕烤糊了”。

而这就是恶龙学做小蛋糕的初心,做出好吃的小蛋糕,再把这份单纯的快乐分享出去。

这绝对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从回忆返回现实的恶龙左看看勇者,右看看公主,最后再看看自己面前那块小蛋糕,终于下定决心,用力点了点头。

好了,开店计划正式启动。

勇者感到自己浑身热血都沸腾起来了,公主更是很有默契地朝他喊出了开店宣言:

“我们蛋糕店的第一批目标客户,就是跟你一样好忽悠,哦,不,满腔热血,希望战胜恶龙,解救公主的勇者们!”


制定好开店计划,公主和恶龙留在龙窟做前期准备,勇者则被派下了山。

他肩负着整个计划最重要的任务。

就是在城里散布谣言,说自己在城外山上遇到的恶龙原来是个隐藏大反派,对方掠走了王国的公主,霸占了大量金币,反派等级极高,非常值得各路英雄前去挑战,如果打赢了,年终业绩会很好看。

这种胡说八道的任务听上去有那么一丢丢不体面,正直的勇者良心很有负担。

不过公主坚持如此:“这里太偏僻了,先前我爸妈到处发传单,肯来的勇者也就你一个,必须适当加大宣传力度,不然人气聚不够啊!”

勇者只好对自己的良心视而不见。

他自欺欺人地想,恶龙那儿有公主是真的,有金币也是真的,我只是把故事细节稍微渲染了一番,四舍五入就不算撒谎。

更何况,他还有国王和王后亲自签发的公告做凭证呢。


在童话世界里,挑战高阶恶龙对于勇者而言是莫大的荣耀,打赢了还能拿到丰厚的年终奖,这可要比国王夫妇之前小气吧啦的“重金悬赏”高很多倍呢。

好处足够就不怕路远,其他勇者相信了传言,开始成群结队地往山上跑。

恶龙本身毫无战斗力,就由战斗力爆表的公主伪装成恶龙的模样替它出去打,每天都要打那么一二百场。

每场都是公主赢,落败的挑战者们不仅被打得灰头土脸、满头是包,肚子还因为爬山和打架饿得吱哇乱叫。

这种时候,这些心累又肚饿的挑战者们最需要什么?

当然是一份新鲜出炉的小蛋糕!

几乎每位挑战者下山前都会在龙窟门口那家摊子上买小蛋糕——由于心情太过沮丧,没人会分心注意到,摆摊的老板娘其实就是刚才给他们迎头痛击的公主——然后再被那股扑鼻的香气引诱着,立马吃上一大口。

而他们的反应,全部跟公主和勇者第一次吃到小蛋糕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天啦,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小蛋糕!”

美味绝顶的小蛋糕吃下去,肚子填饱,心情变好,即使输掉了挑战,挑战者们下山时的表情也是乐呵呵的,脸上一丝愁苦都找不到。

他们在想,一时落败根本没什么嘛,不必为此太过苦恼。

无论情况有多么糟糕,生活里总还有好吃的小蛋糕作为补偿。


借由这些挑战者回去后的四处宣传,更多人开始知道,这座山上的恶龙的确厉害。

山上特产的小蛋糕也的确很好吃。

于是挑战者来的越来越多,个个期待着自己能够一举打败恶龙,成为名扬天下的大英雄。

还有很多爱八卦的普通人跟着来看热闹,顺便买点小蛋糕当作旅游土特产。

毫无疑问,这些爱八卦的普通人也会被小蛋糕的美味震撼,除了向亲友们转述恶龙与勇者之间的打斗是多么精彩,他们还会添油加醋地描述龙窟门口卖的小蛋糕有多么不得了。

这些话传来传去,逐渐演变成了更加离奇的版本。

那头恶龙所守护的宝藏,和其他一般般的恶龙都不同,不是黄金也不是公主,这些都太老套太没新意了,真正的宝藏,是好吃到爆炸的神秘小蛋糕。

只有打赢恶龙的顶尖英雄,才能获得如此丰厚的奖赏。

童话大陆上最受欢迎的就是富有新意的八卦故事,所以这个版本的故事流传得很广,火遍了大街小巷。

偶尔也会有人提出质疑,小蛋糕究竟能不能算做恶龙的宝藏?可这些小蛋糕太好吃了,人民群众纷纷表示,算算算!当然算!

无与伦比的小蛋糕,自然也是属于全世界的珍宝!


“恶龙宝藏”小蛋糕的名气越来越大,还拥有了“唯有英雄才可享用的无上美味”这个名头,逼格一下子直接拉满。

人人都想亲口尝尝它的味道,每天来排队买蛋糕的人,简直能从山顶排到山脚。

这时候公主忙不过来了,面对众多挑战者和顾客,她无法再维持一人分饰两角的状态,只能全心全意地开摊卖蛋糕。

至于应付挑战者的重担,则落在了勇者身上。

起初勇者对此是拒绝的。

他可是一个从勇者学院毕业的正牌勇者啊,帮着恶龙去打同行,还不如让他去撞墙。

“你也是我们店的合伙人嘛,现在不需要你再下山做宣传了,转变一下角色很有必要。”公主将恶龙头套塞到勇者手上,满怀信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拜托你,小伙子,帮帮忙。”

勇者没法拒绝。

毕竟勇者学院教科书上写第一条就是:向身处困境的公主伸出援手,是勇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尽职尽责的勇者不得不戴上头套伪装成恶龙,对付那些倒霉同行。

他唯一能发表的意见,就是一边卖力打架,一边无可奈何地感慨:哎呀呀,这个故事的发展方向可真是乱了套。


既然整个故事已然发展得如此离谱,勇者也就彻底放开了,不纠结了,该打则打。

谁让自己当初不分青红皂白误揍了哭包龙呢,现在是时候出力做补偿了。

之后一段日子,恶龙负责躲在龙窟深处烤蛋糕,公主负责堵在龙窟门口卖蛋糕,勇者负责挡在龙窟外头挨打,啊,不是,是负责对付源源不断的挑战者。

虽说他的战力不及公主,可是作为勇者学院的优秀毕业生,他非常熟悉同行们的打架套路,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全套产业链配合得天衣无缝,十分顺畅。

客人们也毫不吝啬对小蛋糕的赞美,夸奖的话在公主专门准备的留言册上写了满满一大本。

每天晚上,等到公主收了摊,勇者打完架,恶龙也把烤炉熄了火,三人齐聚在龙窟深处,吃着恶龙专门准备的夜宵,时而调侃恶龙的大魔王巧克力爆浆熔岩蛋糕怎么老是制作失败,时而嘻嘻哈哈地畅想未来。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哪怕此时恶龙还是不敢露面,没人知道它就是那位神秘的天才烘焙大师。

“可是我烤的小蛋糕可以在它们最美味的时候被人吃到,还被那么多人喜欢。”恶龙翻看着当天客人们新写的留言,笑着笑着又感动得哭了起来。“没人知道是我做的也没关系,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你们帮我,呜呜呜,我太开心了。”

勇者和公主相视一笑。

谁说恶龙、勇者和公主就不能好好做朋友呢?

这种同时拥有伙伴、梦想和小蛋糕的生活,可要比单纯打打杀杀快活一百倍呢。


正所谓有人欢喜就有人愁。

“恶龙宝藏”小蛋糕的名声越来越大,终有一天传到了王宫,国王和王后也知道了。

先前夫妻俩悄悄咪咪买下城里那家寄卖小蛋糕的店,再对外公告要把店封掉,他们本以为这样做,公主断了经济来源,钱花光了就该乖乖回来,没想到女儿不仅没有认输,居然还自己把蛋糕店给开上了!

哎,这童话世界里就没有过这么离经叛道的公主,成天不干正事,不去和王子相亲结婚,在龙窟那边搞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蛋糕啊!

国王和王后很生气。

尤其是国王。

因为夫妻俩搞事的资金都是自掏腰包,先前为了买下城里那家蛋糕店,他连装自己私房钱的小猪储蓄罐都掏出来了!

擅长搞事的国王夫妇发出了新公告,说最近经过王国大法师的潜心研究,发现“恶龙宝藏”小蛋糕上施加了极其可怕的黑魔法,它会抹掉人们从吃第一口到最后一口的全部记忆,让人不知不觉就独自把蛋糕吃光光,后果极其严重。

轻则导致食用者发福发胖,重则引发蛋糕独吞者与家人朋友之间的纠纷争吵,用心险恶至极。

国王夫妇想,用这些铺天盖地的新公告把公主苦心经营的蛋糕店名声搞砸,应该就不会再有顾客上门了吧。

然而他们低估了大家对于小蛋糕的热爱。

即便明知吃多了会发胖,每次排队还都排到腰酸背痛,人们对小蛋糕的热情依然高涨。

甚至还在购买小蛋糕的同时,带火了山脚那家“恶魔小姐和她的黑猫”奶茶店呢。


国王夫妇很崩溃。

这次搞事居然没搞出任何效果,一点都不快乐!

尤其是国王。

铺天盖地发公告也是要花钱的,他省吃俭用存了多年的私房钱眼看就要花光啦。

结果公主那边的蛋糕店生意反而越来越红火,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这家蛋糕店的连锁店就要开到王宫门口来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事态变得如此失控。

急到头秃的国王不惜拿出自己剩下的全部私房钱,将最新公告贴满了整个童话大陆。

然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这个王国的公主容貌倾国倾城,然而命运不济,惨遭恶龙掳走,谁愿意前来打败恶龙,就可以和公主结婚,同时获得恶龙所守护的神秘宝藏。

公告上还附了公主的照片。

比公主本人大概要美化了一百七八十倍吧,连公主自己看了都要白眼翻上天那种。

这种犯规操作有失风度,国王夫妇心里清楚,可是为了把宝贝女儿抢回来,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得不说,在童话大陆上,这种勇者斗恶龙、抱得美人归的经典剧情还是很有噱头,很快各地的王子骑士勇者蜂拥而来,集结成一支相亲大军,气势汹汹地朝着龙窟前进。

公主和恶龙的命运,万分危急!


此时情况最危急的该是勇者。

先前他只需要应付本国的勇者,如今却需要直面来自世界各地的对手。

各地王子学院、骑士学院和勇者学院用的都不是同一套教材,打架套路各有千秋,这让勇者怎么打得过啊!

倒霉孩子切实感受了一把何谓来自社会的毒打,还是四面八方同时袭来,躲都没法躲。

就算公主暂停营业跑来帮忙,作用也很有限。

她没法靠亮明身份来阻止众人,公告上的照片太失真了,没人相信这姑娘和公告上所说的公主就是同一个人。

要说单拼武力值吧,光靠勇者和公主两个人,又怎么可能挡得住这么多人的群殴呢。

即便毫无胜算,公主和勇者还是咬牙挡在龙窟门口,拼尽全力寸步不让。两人其实并没有想要打赢谁,只是想尽量拖延时间,好让恶龙有机会从龙窟后门开溜。

开玩笑,这么多英雄一起上,那个脆皮壳子的哭包龙还能有命在吗?

在童话世界里,恶龙被英雄杀死这件事就像日升日落一样稀松平常,大家都会为恶龙伏诛而欢笑庆贺,只有它的至亲好友会躲起来伤心流泪。

可公主和勇者情愿为哭包龙的活着多流点血,也不想为它的死去流一滴泪。

哪知道恶龙这回并没有像过去那样认怂逃走,而是一反常态地淡定起来,守在龙窟深处,慢吞吞地做着一直没做成功过的大魔王巧克力爆浆熔岩蛋糕。

公主很着急,打架间隙频频回头朝龙窟深处大喊:“笨蛋,为什么还不走啊!”

恶龙苦笑两声,伸出小爪爪戳了戳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很小声地说,这些日子我跟你们一起吃吃喝喝开开心心,都长胖了,后门的小洞我钻不出去的。

事已至此,恶龙决定就留在原地烤小蛋糕,哪儿也不去。

无论外面来了再多王子、骑士或勇者,它都不会害怕,更不会认输逃走。

它想,我和我的小蛋糕,从来都不是见不得人的坏东西。

不用怀疑,我们就是很好的。


公主和骑士到底没能挡住众人的攻击,大家突破了防线,一涌而上,冲进龙窟深处。

然后看见模样呆呆萌萌的恶龙守在炉子旁,炉火映得它纯净的双眼闪闪发亮,没有一点儿杀气,也没有一丝恶意。

它说:“麻烦再给我一点时间,小蛋糕马上就烤好了。”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过去曾有小道消息称,享有“恶龙宝藏”之名的小蛋糕,真的是恶龙亲手烤出来的。但这个传言实在是太离谱了,大家只是当成笑话听听,没有人当真。

万万没想到,这居然就是真相!

人群之中顿时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干呕声。

在童话世界里,人们对恶龙的印象就是到处喷火搞破坏的大反派,而这种角色烤的小蛋糕,听起来就像黑女巫熬煮的毒汤药,是绝对碰不得的禁忌之物。

这玩意儿竟然还要拿来给人吃,太可怕了,太恶心了!

面对这番反应,恶龙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没有反驳,只是微微垂下眼睑,吸了吸鼻子,用力忍着没有哭。

可是跟过来的公主和勇者还是看出来了,众人的反应,让它的心受伤了。


要哭不哭的大呆龙,看起来好无辜好可怜。

不过这回来的都是受过正规训练的英雄,才不会因为反派恶龙故意卖惨就上了它的当。

他们毫不留情地将恶龙打翻在地,还齐心协力倒拽着它胖乎乎的大尾巴,想把它从龙窟深处拖出去。

公主和勇者想要阻止,可惜他们已经耗尽力气。

恶龙趴在地上,四个爪子拼命抠住地板,抬头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小烤炉,拼命恳求大家再给它一点时间,小蛋糕马上就烤好了,不能半途而废啊。

但,没有人听它的。

大家只会像当初恶龙带小蛋糕去喷火课上分享时的同学们那样,哄笑着把烤炉踢翻在地。

有几个特别刻薄的家伙,还指着逐渐熄灭的炉火嘲讽道,看,这大笨龙连喷火都不会,就跟这破炉子一样,哑火了。

眼见恶龙落败,国王夫妇不得干涉恶龙任何活动的规矩也不用守了。

先前一直躲在后面暗中观察的国王夫妇跳了出来,表示他们接下来要为公主准备婚礼,把不务正业的勇者关禁闭,而且还要对外宣布,这里根本没有什么神秘宝藏,只有一头莫名其妙的恶龙在烤小蛋糕,完全不符合我们童话世界的规矩嘛。

恶龙无助地抠紧了地板。

它的蛋糕要凉了,它的人生也要凉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都这么努力了,可这个苛刻的世界还是容不下它和它的小蛋糕?

恶龙好生气,好绝望。

种种委屈一幕幕飞快闪过眼前,悲愤交加的力量聚集起来,在恶龙心中熊熊燃烧,横冲直闯,促使它最终张大嘴巴,喷出了此生第一次龙炎。

猛烈灼烫,势不可挡。


咳咳,这股龙炎并没有喷向恶龙身后的人们,而是喷向了恶龙前方的烤炉。

传说中,每头恶龙第一次喷火时,都是迷茫的、乱来的。

轻则失误哑火,重则失控纵火,总之是不可能达成喷火者所预期的效果。

然而日复一日的烘焙操作,早就把烤每种小蛋糕所需的温度深深刻在了恶龙的骨子里,即便这是它第一次喷出的龙炎,也会自然而然地顺应身体记忆,喷涌得精准无比。

全部热力都被掌控得恰到好处,正好将烤到一半的小蛋糕彻底烤好。

炉门自动打开,炫目的光芒四射,伴随着不知道从哪儿响起的背景音乐,闪得在场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小蛋糕的气味紧跟着窜了出来,将整个龙窟挤得满满当当,这气息香甜热腾,撩拨至极,连这世上水妖最魅惑的歌声都比不上。

每个人都被深深吸引了,揪住恶龙尾巴的人也在不知不觉间松开了手。

事实上,此刻已经没人关心恶龙怎样了,大家全都争先恐后地涌向烤炉,人手一块小蛋糕,难以自控地放进嘴里。

蛋糕的甜美轻触舌尖,胜过清晨云朵的新鲜松软,巧克力更是如同岩浆般在口中爆浆流淌,醇香四溢,如梦似幻,好吃到要升天。

每个人都被浓烈的幸福感包围着,反应全跟公主和勇者第一次吃到小蛋糕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天啦,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小蛋糕!”


尽管国王夫妇竭力抵制这种诱惑,但小蛋糕看起来太好吃了,根本顶不住啊。

他们最终还是向美味屈服了,夫妻俩各吃了一口小蛋糕,感动的眼泪立即涌了出来。

他们从中尝到了初恋的味道。

许多年前,当国王和往后还是两个年轻人时,也曾不顾世俗的条条框框,干出了不少出格事儿,坚持要跟不被看好的另一半恋爱结婚。

婚礼的气氛很沉闷,两人的婚姻不受双方王室的祝福,前来观礼的宾客们也对这桩任性的婚姻疑虑重重。

这时候,是一位不愿露脸的神秘点心师傅拯救了这场沉闷的婚礼。

这位点心师傅精心制作的婚礼蛋糕,让在场所有宾客脸上绽放出了笑容,也让忐忑不安的新婚夫妻从中品尝到了满满爱意,握紧了彼此的手,坚定地走下去。

国王夫妇一直很怀念那块蛋糕的味道,可惜这么多年再没遇到过那位神秘的点心师傅。

万万没想到,时隔多年,还能在一处龙窟里尝到跟当年类似的好味道。

王后握住国王的手,温柔地笑了:“亲爱的,咱们的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她不想跟不中意的王子结婚,那就别逼她了,要相信她可以和当年的我们一样,能自己做出选择,自己对命运负责吧。”

国王点点头,随即埋进妻子怀里,欣慰而又感动地哭得稀里哗啦。


恶龙原本还有些担忧,怕大家无法接受这些小蛋糕是由恶龙做出来的事实。

事实证明它的担心是多余的,小蛋糕所包含的极致美味,是一种能够匹敌高阶魔法的神奇力量,足以融化人们心中的成见。

每个人都能从小蛋糕中品尝到恶龙的赤诚之心,对它和它的小蛋糕,再也没有了抵触。

要是谁还不服,那就喂他吃个小蛋糕,保准儿心服口也服。

就这样,恶龙终于实现了梦想,在龙窟光明正大开起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蛋糕店,生意好到不得了,每天新烤的小蛋糕都供不应求。

大家对小蛋糕的喜爱鼓舞了恶龙,让它偶尔也能克服自己的严重社恐,从龙窟深处探出脑袋,接受客人们的掌声和赞美。

公主则继续替恶龙管理经营蛋糕店,在计划将连锁店开遍整个童话大陆的同时,她也和父母达成了和解,会时不时带着小蛋糕回家,跟他们一起融洽地喝杯下午茶。

至于从头辛苦到脚的勇者,他又得到了什么呢?

哈哈哈,这还用问吗?

他得到了全世界最好吃的小蛋糕啊。

END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