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与狐
2023年4月5日
19 浏览
Avatar photo

1.

清朝年间,有一书生,书生从小便立志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奈何时运不济,数年来屡试不第。

书生黯然,又听邻村高中的同乡说道:出了村子向西走,遇到一片山林,里面有一座破庙,庙里有一位神仙,常年在那里授课,听了神仙讲的课,岂有不能高中之理?

书生心痒,一日清晨,便匆匆出门,沿着同乡说的路线急急向庙里走去。

待至天黑,书生终于寻得那座小庙,书生觉得,说它是庙都有些过于抬举了,墙身四处破损,房梁上横七竖八的几块破木板随意的遮掩着,俨然一座废墟。

抱着已经来了的心态,书生走了进去,庙里只有一尊佛像,面容残缺,已经无法识别。

书生低头祷告着:救苦救难的活神仙,保佑啊,保佑我来年一定高中。

巴拉巴拉说了半天,然而庙里除了时常呼啸而过的冷风,再无半点声响。

良久,书生望着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寒意袭来,不禁低声咒骂道:“就知道那小子是在诓我,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神仙,有也是妖。”

话音刚落,只见书生眼前的石像漱漱动了起来,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里面传出:神仙都敢骂,怕是活的腻歪了吧。

原来真的有神仙呀,书生望着石像,不由愣了神。

“喂,神仙跟你说话呢,你们凡人就这么没礼貌的吗。”

回过神来,书生发现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稚气未脱的少女,气鼓鼓的盯着书生。

书生回过神来,小心翼翼的看着少女:“你,你是神仙?”

“干嘛,不像吗。”少女眼睛瞪着书生。

“不是,不是。”书生连连作揖道“早闻神仙大名,又美又有才华,恳请神仙能够指点迷津,好让我能够早日高中,圆了毕生的梦想。”

少女听罢,笑容一股脑的堆叠出来:”原来是来求学的呀,看在你如此诚恳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原先的冒犯了。”

“今日天色已晚,你且先回去,待明日起,你每天早些时候来我这里,我教你功课,定让你早日金榜题名。”少女说完,小手一挥,书生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一阵卷起,狗吃屎的被抛在门外。

2.

翌日,天还未亮,书生便早早起床,抓起一个隔夜的馒头,匆匆向着破庙里走去。

“神仙,神仙,我来啦。”及至门前,书生便迫不及待的喊道。

破庙里空无一人,呸,空无一神。只一块摇摇欲坠的木板吱吱呀呀的转着,将落未落。

书生蹲在角落里,从怀中拿出馒头啃着。不时嘟囔着:“神仙嘛,神秘点也是应该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摇曳不知几时。

忽的,那块粘连着的木板猛的坠落,砰的一声,惊醒了迷迷糊糊的书生。

书生望向庙外,天色又暗了下来,起身,腹中传来阵阵声响,书生摸向怀中,才发现,出门前拿的馒头,不知何时被吃光了,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书生想着去附近找找有没有果腹的吃食。

还未出门,一阵狂风刮来,书生顿时被卷落在地,尘埃落定之后,书生发现,神仙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原先狂风所在的地方,手中还拿着一个苹果有味的吃着。

“咦,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不是让你明日一早再过来嘛。”少女啃了一口苹果,含糊不清的说道。

书生一头黑线,幽幽说着:“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少女拍了拍额头,小声嘟囔着:“难道我睡过头了?”

书生的眼中冒出了一道绿光。

少女忙止住嘴,咳嗽了几声,朗声说道:“既然你来了,那择日不如撞日,索性今晚我就教授你功课吧。”

少女飞到石像身前的木凳上坐着,伸出手:你且站到前面。

书生慢慢吞吞的移了过去。

“授课之前,我先给你讲个故事。”

书生愣了一下,听课还需要先听故事的吗。还没开口,神仙少女的故事便坠坠的讲了起来。

书生在半饿半梦间迷迷糊糊的听完了这个故事,一个狐妖努力修炼最后终于变成神仙的故事。

“咕”

肚子里的一声惨叫打断了神仙少女留有余味的回顾,少女恶狠狠的敲了一下书生的脑袋。

“我的故事讲的不好嘛。”

书生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特别感人。”

“那你还有心思想别的。”又敲了一记书生的脑袋,少女的心情顿时舒坦了很多。“你要知道……”

“咕……”

少女怒急,抬起一脚将书生踹到了庙外:“滚回去,吃饱了明日再给我过来。”

书生委屈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还不是因为你搞错了时辰我才会挨饿的。”

还想再说点什么,发现周围隐隐有狂风大作,书生立刻闭上了嘴。使出吃奶的速度跑回了家。

3.

又一日,日上三竿,书生懒懒的爬起床,简单洗漱之后,拿起昨夜蒸好的馒头慢悠悠的上了路。

来到庙里,那少女神仙果然还没出现,书生走到角落里坐下,拿出怀中的馒头,翻开书卷,慢慢的读着。

时光消逝,转眼便到了暮里,少女神仙在一阵长风里到来,发现墙角里的书生时,不禁喃喃自语道:“哎呀,又睡过头了。”

书生抬起头,一道眼光幽幽的望了过来。

少女脸颊微红,一把抓住书生手中的馒头,恶狠狠的啃了一口。

“上课了,就知道吃。”

“今天我们讲另外一个故事。”少女坐在石凳上说道。

“又是故事,什么时候才教我功课啊,四书还没背完呢。”

少女开了腔:“别人想听我还不乐意说呢,你还磨磨叽叽的,不听就别来。”

“又没说不听,那么大火气干嘛,神仙都那么大脾气的嘛。”书生走到石凳前站着。

一整个夜里,书生又听完了一个故事,讲完之后,天边已经微微亮了,少女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明日再来。”

书生学的乖了,没有丝毫嘟囔,收拾好书卷,还有残留的馒头,阑珊的往家里走去。

4.

春去秋来,三年便这样过去了,在听完第一百三十六个故事以后,书生又迎来了他的第二次乡试,然而结果,书生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自然是落了榜。

书生知道那庙里的神仙不过是徒有虚名,丝毫不懂八股之法,更别谈四书五经的研究了。

然而书生依旧天天去那个破庙。至于缘由,书生自己也想不出来。

“不过她故事讲得还可以。”在前往破庙的路上书生这样想到。

走到庙前,书生发现,少女神仙一反常态的贪睡,今日里,竟早早的来到了庙里。

见到书生的身影,少女急匆匆的跑到庙外,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书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少女见罢,脸上竟有些许喜色。恐被书生发现,随即又叹息起来:“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习到我的精髓啊,也罢,我就再教你三年。”

书生似乎没有注意到少女脸上的变化,笑着作揖道:“那就麻烦神仙了。”

5.

书生觉得,如果朝廷乡试只去考一些志怪小说的话,他一定能夺得榜首,跟着神仙的这些年里,书生几乎把所有奇幻淋漓的小说都听了个遍。渐渐的,每日走上几里路前往那座破庙倒是成了一种习惯,一日不听上一段故事,回去竟睡不得好觉了。

数年以来,书生前往乡试时,心中总会有着不同的想法,那个当初誓死都要高中的决心不知在何时慢慢消退了,草草写完试题便交卷退了出去,书生觉得,每日里读上一卷书,听上一段故事,倒也是个不错的活法。

这天白日,天气晴朗,书生同往日一样踏过小路,说来也是奇怪,这么些年过去,那座破庙依旧如初遇时一样,再也没有掉落一块砖瓦。

在破庙里等了一夜,神仙却没有出现,书生觉得奇怪,往日里神仙虽说贪睡一点,却也没有向如今整晚都不出现的情况。

书生没有回家,依旧在破庙里等着。

第三日里,晌午,少女拖着一幅疲惫的身子来到破庙,神色止不住的苍白。

“今后你不必再来了。”少女说完便转身而去。

书生有些慌张,忙去搀扶那道踉跄的身影。

“神仙当初答应过我保我及第,只是如今我依旧未曾高中”,书生像是自语“况且,故事也还未听够。”

少女抬头看了书生一眼,有些虚弱的说道:“三年后,你若仍旧未曾高中,我再来教你。”

话音刚落,一阵长风袭来,神仙的身影似光影一般,匆匆消失,书生望着空无一人的原地,张了张嘴,没有再说出什么。

6.

书生依旧同往日里一样,每天准时的来到这间破庙,只是这破庙空余他一人,很快便再次衰败了下去,无法再住人。

书生在破庙前搭了一间屋子,平日里不常出门,只坐在里屋读书 写字。

又三年,书生不出意料的落榜了,然而不同的是,神仙并没有像三年前约定的那样到来。

那天,阴沉沉的,空气中没有一丝风。书生在破庙前坐了一夜,却并未遇见任何身影。

此后的日子里,书生依旧住在那个小屋里,三年又三年,书生每次都会如约的参加科举考试,但不知为什么,全都以落榜结束。

时间仿佛不值钱的一股脑倾倒在书生的身上,这一年,书生七十一岁,书生已经不再年轻,白发苍苍,身形也变得佝偻起来。

书生此次去赶考的路上,路过一间茶馆,茶馆里坐着几位伐樵的年轻人,沫液横飞的说着什么,仔细一听,书生知晓,其中的一位伐樵人说他前几日上山砍树时,忽然狂风大作,不远处的山丘里忽然出现一条雪白的狐狸,化作一个貌美的女子,乘风飞上了天空。

听者皆是不信,戏弄的说是胡诌之言,伐樵人急于争辩,弄得面色潮红,青筋绽露。

书生听完,轻声一笑,喝完杯中的茶水,便起身远去了。

又几日,考试结束,书生回到了破庙前的那座小屋。

入夜,月色微凉,洒在书生的木桌前,惹了些许寒意。书生执笔,不知写着什么。

梦偏深,隐约间有声响做动,书生睁眼,窗前不知何时站定了一位少女,笑盈盈的望了过来。

那是一个迟到了几十年的身影。

“小书生,这么些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的不争气。”

书生的眼眶有些湿润,踉跄的爬起了床。

“我现在来教你,可还行。”

“我都老了。”书生有些黯然,“神仙依旧如多年前无二。”

少女挥了挥手,在书生身上点了几下,一道霞光闪过,书生苍老的面容竟全数褪去,只消一会儿,便与多年前一致。

“这下可以继续听课了吧。”少女笑吟吟的说道。

7.

又几日,朝廷放榜,书生高中贡生,同村人来到他家中报喜,寻遍四周,不见书生踪影,来人走进书房,其中空无一物,只一摞书卷安静的摆放在空桌上。

来人一瞥,扉页上尽数空白,只右下角有着一行小字,上面写着:聊斋先生书。

尾声.

林间里,一道声音传来:“今晚讲什么故事。”

少女趴在书生的耳边:“狐妖与书生的故事。”